1. 1

              不错的项目,我在 Gitcoin Grant 支持你们 100 Dai

                    1. 1

                      加密经济学是使用激励和密码学技术来设计的新型系统,App 和网络,密码经济学不是经济学的一个子领域,而是一个应用密码学领域,它考虑了经济动机和经济理论。比特币,以太坊等公共区块链都是加密经济学的产物。

                      区块链只是这一新实用科学的产物,是一种与公司和政府不同的协调经济活动的新方法,加密经济学与机制设计(与博弈论相关的领域)最相似,机制设计通常被称为反向博弈论,因为我们从期望的结果开始,然后反向进行设计,如果玩家追求自己的自身利益,它将产生我们想要的结果。

                      像机制设计一样,密码经济学也侧重于设计和创建系统,在密码经济学中,用于创建经济激励机制的机制是 使用密码学和软件构建的, 而我们正在设计的系统都是去中心化的。

                      加密经济设计和研究的领域:

                      1. 共识协议
                      2. 加密经济应用程序设计,预言机,ICO
                      3. 扩展性技术,Rollup, 状态通道
                      1. 1

                        以太坊算是公共基础设施吗?

                        1. 1

                          以太坊应该只是碎片的一部分

                        1. 1

                          围绕NFT的DAO的可能性是无限的!

                          1. 1

                            我刚刚也想 Post,V 神说:“Uniswap treasury has more funds in it than the Ethereum Foundation treasury.” 有点意思,还有就是间歇断食和服用二甲双胍缩

                            1. 1

                              Uniswap 做的很棒(也很有钱)。难以想象两三年前创始人还在纽约的小房子的里写代码哈哈。不过他遇到了很多真正对他有帮助的朋友,在他做正确的事情之后 :)

                            1. 1

                              Jan 是一个难的可以把很难的技术说的易懂人,2016年 Jan Teahour 就开始布道以太坊 《#83 这次我们聊聊超酷的 Ethereum》

                              1. 1

                                Stripe 除了支付,也在做很有意思的事情,他们出版了很多好书,《Working in Progress》与 rootsofprogress.org 博客一样,讨论关于进步的根源,技术和工业历史以及人类进步哲学,跟我在读的另外一本书《技术与文明》 一样,我也想通过理解每个阶段以及当下的技术进步带来的变革和问题,认识清楚区块链会带来的变革可能性。

                                1. 1

                                  是啊,看 SB 的纪录片预告片,Stripe Press 赫然出现在第一个赞助方的位置……

                                  1. 1

                                    话说如果你 reply 我的话,我能收到邮件提醒吗?

                                    1. 1

                                      能不能给上海的同学一个 Remote 参加的方式啊?

                                      1. 1

                                        可以呀,我们到时候放一个 Google Meet 链接

                                        1. 1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从 60 年代嬉皮士反对的主流文化和大公司,到个人电脑和互联网,某种成功已经是巨大的进度,但感觉世界重新在平衡,当年对 IBM 大公司竖中指🖕️的苹果,也变成了通过系统升级让你的手机变慢的大公司,屠龙者成为恶龙。

                                          值得思考:

                                          • 为什么多次反抗后,还是回到了中心化,大公司

                                          • 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激进市场的想法和区块链技术,根本解决一些问题,避免又一次屠龙者成为恶龙

                                          再读《数字乌托邦》这本书(译者是对我个人影响非常大引导者 Tony Yet,通过他知道了全球概览,开源软件、PodCast、TED),时间拨到 90年代,从反主流的过来的嬉皮士黑客,大家都沉浸在个人电脑和互联网可以带来新的自由的喜悦,象征着中心化的、大公司的计算机,变成了个人产物,好像是一代人的革命成功。

                                          赛博空间的独立宣言也是在这时间诞生,赛博空间独立宣言提到使用数字技术,我们可以构建一个全新的人人都可以进入的公平世界,数字技术是推广官僚架构的工具。今天,站在科幻小说经常提到 2020年,回看 90年,我们已经把足够多的东西搬到了互联网上,大数据、AI都在加速我们数字化的进展,但似乎我们并没有达到自由的高度,我们还是需要使用颜文字或者火星文对抗审查。

                                          《数字乌托邦》作者提到了 1996年,John Barlow 发布了《赛博空间独立宣言》,一个没有物质实体的数字化世界,但没有提到了1993年发表的《密码朋克宣言》,宣言主张用密码学方法,加密我们的一切互联网的行为,发邮件、数字签名和使用加密数字货币,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是激进的想法,而且像 Facebook 聊天软件也会告诉你,我们是端到端加密的,但他们并没有告诉你,象征着你的数据、你的个人资产所有权的私钥并不在你的手里,你的信息不会被第三方监听,但你的数据,是属于平台所有,并不是你的资产。

                                          2008 年,密码朋克迎来了关键性的人物,神秘的中本聪,比特币解决了密码朋克社区一直在探索的加密数字货币,PoW 的方式解决了中心化数字货币双话的问题,区块链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和接受,当然整个密码朋克经历了污名化的时代,黑客、暗网,甚至是比特币,对于普通大众来说,都是跟黑色产业,不正当的市场挂在一起。

                                          这一切的铺垫,我们迎来了新的基础设施以太坊(发行加密数字资产和运行去中心化的 DApp)平台和突破的思想《激进市场》,激进市场提到了关于数据市场的想法,大家不需要担心未来 AI 代替大家的工作,AI 想要更聪明,就需要更多数据,我们如果可以联合起来,比如用加密的方式,就可以跟大公司谈判,我们就可以把自己的数据,变成资产,不用担心 AI 抢走了大家的工作,而我们没有任何好处,以太坊是我现在可以看到的雏形,让个人的数字资产和数据,真正的回归到个人的手里。

                                          很多人可能还是觉得,区块链或者比特币炒作的成分大于实际的用途,但我担心的是,本身好的东西,被担心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污名化。现在使用以太坊,可以参与去中心化理财,美国有合规的银行可以解决跨境汇款的问题,可能只需要 15秒,就可以完成。这些场景,原先都是被银行垄断的场景,难以想象每个人都可以运行一家银行,但以太坊提供了一种 Bankless 的新的工具,开发者可以利用智能合约开始一家银行服务(Compound)。

                                          互联网让个人开设一家媒体的成本变得极低,而不是在全国架设信号接收塔,这也许就是我们提到了 Web2.0, 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媒体,互联网加速了信息的传播效率。但出现了数据被少数几个大公司控制的问题,他们提供免费的服务,但代价是拿走的数据,训练 AI,让大家失业。

                                          在互联网 + 区块链,我们可能到达的 Web3.0 ,或许可以解决我们的问题,用加密的方式,保护个人的资产和数据,但免费的逻辑可能是不通的,我们应该付费,有人去中心化的托管你的数据,你应该付费。有人提供数据给你训练 AI,应该付费。这样个人,都有动力提供算力,我们可以进入一个去中心化的方式。

                                          最近一直在区块链社群里观察各种创新,我也在这个社区看到了新的可能性,我想顺着《激进市场》提供的一种思路,去探索区块链的场景,在历史上提到了的激进想法,当时的基础设施,可能不能落地,但当我们有了区块链,可能让很多事情,是可行的。

                                          1. 1
                                            无形的方尖碑:用媒介思想解释区块链

                                            原文:https://medium.com/@dzanemorris/the-invisible-obelisk-mcluhan-on-the-blockchain-part-1-70b668c3778e

                                            第一部分

                                            在2019年,谈论比特币是诞生于密码朋克运动,并将具有长期前景,似乎很容易解释。我们的数字世界正越来越多地被大公司监控和收集数据,利用这些数据来影响我们。而区块链技术——可以提供一种技术,平衡被大公司监控的趋势。

                                            毋庸置疑互联网的发展,将会引发了一场巨大变革,如果我们不采取更直接、更有效的措施,最终可能会导致糟糕的情况:大型媒体平台控制着你所看到的东西,同时继续收集用户数据以出售广告,这种方式比历史上的其他技术变革更具侵入性。

                                            很多人都会看到区块链和其他数字隐私技术将扮演主要角色。当然区块链也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洗钱和逃税与个人隐私的平衡。

                                            人类历史上,由技术驱动的社会变革发生过很多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分析来自20世纪的一批媒体学者,其中包括哈罗德•英尼斯(Harold Innis)、他的学生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以及麦克卢汉的学生兼合作者沃尔特•昂(Walter Ong)。虽然沃尔特•昂是美国人,但这个派别还是被称为多伦多学派。

                                            从最广泛的层面上讲,多伦多学派及其继任者认为,通信技术的重大转变,如从最初的印刷到后来的广播媒体的转变,不仅对社会,而且对人类意识都产生了广泛而根本性的影响。我们正在经历另一种由数字和网络技术驱动的转变,它从根本上压缩了时间的体验,缩短了人们的注意力。区块链技术的广泛采用,可能引发社会和意识方面的类似深刻转变,方向可能大不相同。

                                            但首先,更深入地挖掘历史,可能会让你更容易接受这种预测。让我们花点时间来看看一些人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技术的影响:批量生产的文本,也就是印刷术。

                                            早在15 -16世纪,书籍的大规模生产在欧洲还是个新鲜事物(活字印刷术于8世纪首次出现在中国)。因为宗教是当时几乎无可争议的主导意识形态,这与罗马天主教最为相关。教会当局反对宗教文本的大规模传播,尤其是将圣经翻译成本地语言的做法,因为这可能会让普通人更容易独立思考。教会认为自己是圣经唯一有效的解释者,而圣经几乎是唯一重要的人类知识。

                                            当然,这些都是来自教会的以自我为中心的论点,教会也是高度专制和集权的,由于它对意识形态的垄断,它有很多世俗的权力。第一个古腾堡圣经印刷(拉丁文)1454年左右,这为1530年代印刷各种英语和德语的圣经奠定了基础,通过将圣经“开源”的方式,这为马丁路德新教徒的宗教改革推波助澜。而新教则是个人主义、批判思想、启蒙运动、世俗化以及广义上我们所说的“现代性”的先驱。

                                            毫无疑问,天主教会已经失去了权力,因为印刷技术摧毁了它对意识形态的垄断。但新的权力结构取代了它——最重要的是,在20和21世纪,现代主义的世俗宗教、政治、文化和科学上的小规模自由主义取代了它。经过一段时间的动荡之后,这个新的系统建立了自己的集中控制,从18和19世纪的精英期刊,到大约20世纪20年代到21世纪初的企业电视、广播和报纸网络。尽管允许比从罗马流传到中世纪欧洲农民的宗教更多样化的叙述,但像电视制作和报纸印刷这样的高成本最终使他们与那些他们本应提供中立观点的领导人建立了亲密的关系。

                                            就像印刷本地语言翻译的圣经实质上使基督教徒可以自由分叉一样,而现在社交网络使任何人都可以分享他们对世界大事的解释(或只是捏造的事实), 这项技术也引发了现状的崩溃。 知识的去中心化既可以赋予大众更多的权力,又可以使思想软弱的人更容易受到具有神话般思想的影响。

                                            这些相互冲突的、深刻的、深刻的社会变化反映了马歇尔·麦克卢汉关于通信技术的最著名的观点:“媒介即信息。”简而言之,互联网的关键不在于人们用它向世界说些什么,而在于潜在的技术构成通信的方式。以互联网为例,这包括它的全球地理范围,它的高速度,以及控制传播的相对难度(至少与广播电视或印刷报纸相比)。

                                            但是,麦克卢汉对媒体及其信息的思考要广泛得多,也富有诗意得多。首先,他对我们通常不认为是媒体的东西进行了批判性的思考,尤其是电灯。麦克卢汉认为电灯是终极的纯粹媒介,它本身没有内容,但却通过它对重塑交流的影响而改变了人类生活的基本结构。他从哈罗德•英尼斯那里继承了这种广泛的研究方法,哈罗德•英尼斯通过对铁路的研究发现了他对媒体的思考方式,他也认为铁路是一种媒介,因为它将人们联系在一起(以及像邮件一样进行通信)。

                                            麦克卢汉用各种抽象的标准来分析媒体,他的这种微妙的方法是最明显的。例如,麦克卢汉认为,印刷是一种冷媒介,因为它要求读者把自己的身体从世界中抽象出来,并考虑纯粹的思想。他认为,这就是启蒙运动产生于印刷字母文字社会的原因。相比之下,他认为广播和电视是热媒体,在情感层面而非理性层面与人们联系在一起。麦克卢汉认为,电子媒体的速度和热度将把我们带回到一个不那么理性、更部落化的社会。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曾做出这样的预测,但不幸的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情况被证明是正确的。

                                            哈罗德•英尼斯有一组类似的基础分类,与我们对区块链的研究更相关。他的主要著作之一《帝国与传播》考察了媒体在建立、发展和维持大帝国中的作用。利用这一标题,他假定某些媒体具有时间约束力,因为它们向未来传递了信息,并保证了一个帝国的长盛不衰。在这一类中,他包括了诸如埃及金字塔或希腊庙宇之类的东西。其他媒介,如羊皮纸或电报,则是空间束缚,因为它们传播速度快,并且(与其他手段相结合)可以延伸同时期权力中心的范围。

                                            网络数字信息本质上是一种“空间绑定”技术,具有巨大的覆盖范围和速度,但固有的持久性有限——它存在于一个或几个硬盘驱动器上,并跨距离投射,但不一定记录或存储在端点上。它在它的起源处也没有任何永久性的储存:虽然我们在短期内很幸运地拥有像互联网档档案( Internet Archive)这样的东西,但我们已经知道,早期互联网的大部分已经消失了。许多数字存储格式的短暂性意味着私人档案在几十年甚至几年的时间里就会退化和消失——Zip 压缩磁盘和激光唱片比纸要脆弱得多。同样重要的是,像Twitter这样的系统是专门为短暂性而设计的——即使你的推文是后来被挖掘出来让你难堪的,它们主要是为了在几个小时内被看到。此外,社交网络上内容的绝对数量使它们更容易被随意使用。

                                            区块链技术最根本的重要特性是它打破了媒体的时间绑定和空间绑定能力之间的平衡。它具有任何数字媒体的速度和普遍性——你可以通过互联网连接从任何地方读取公链。但与在互联网上获取数据不同的是,向公链写入数据,无论是发送纯粹的交易还是将数据写入分布式账簿,都具有更大的持久性——可能是纸张的持久性,也可能是石头的持久性。它当然不像电报,更像金字塔,但它是数字的,在互联网上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

                                            这种持久性,就像金字塔的持久性一样,是有代价的——从字面上讲,就是写区块链的经济代价。交易费用、区块奖励和困难调整等治理体系会产生激励机制,促使公共区块链在没有任何脆弱个体直接参与的情况下继续运行。金字塔的耐久性取决于石头等物质的自然属性,而区块链的耐久性取决于社会属性,特别是市场经济。

                                            请注意,我在这里强调的是公链。这些系统就像比特币和以太坊一样,只要有合适的设备和知识,任何人都可以访问、使用和维护(“挖矿”)它们,并通过内置的经济激励机制吸引维护者。这些区块链与由联盟运营的各种“私有”区块链(即所谓的“许可区块链”)有着至关重要的区别。这些都不具备对深刻、长期的社会转型最为重要的特定特征。最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没有公开可挖矿的或(在许多情况下)可用,没有理由认为他们更多的持久或长寿比任何其他私人系统,要么缺乏社会的支持大量的用户的基础,或分布式动力不断吸引维护者。如果私有区块链中的特定参与者的临界质量消失,整个系统就崩溃了。

                                            甚至任何特定的公链的持久性也取决于我们尚未完全了解的动态——不能保证你今天推出的公链在三周后还会存在,更不用说在一个世纪后了。例如,这一阶段的广泛实验可能产生了一系列尚不为人知的安全漏洞,而我们几乎不知道围绕较小区块链的长期社会动态会是什么样子。当然,市场是任何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的关键部分,很难想象这些系统在向另一种经济组织的大规模转型中幸存下来。

                                            但完全有可能的是,像比特币这样被广泛采用、技术上健全的公链将持续数百年。它同时是不可见的和持久的,存在于每一个地方。

                                            区块链是一座无形的方尖碑,既具有普遍性,也像微弱的人类一样努力保持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