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寺尾玄 BALMUDA株式会社创始人、社长。1973年出生。17岁时从高中退学,开始在地中海沿岸国家旅行。回国后开始做音乐。2001年乐队解散后,开始自学设计,立志成为产品设计师。通过自学与町工厂的经验,学到设计、制造的技术。2003年创立BALMUDA。

知日 您在创立BALMUDA公司之前,做过摇滚乐队,是什么让您创立了现在这家公司?

寺尾玄 在还没有创建这家公司之前,我一直从事音乐方面的艺术活动。30岁之前,我个人基本都在忙乐队的音乐创作和演出,当作为音乐人的梦想达成并接近尾声的时候(由于鼓手离队乐队解散),我的创作热情依然没有降温。那个时候我在想,接下来我应该把我的创作热情用在什么地方呢? 在做音乐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很多公司的思路和做法同创作摇滚乐非常相似。当时特别喜欢的公司有苹果、维珍集团、户外用品品牌巴塔哥尼亚这3家。这3家企业的创立者,史蒂夫·乔布斯、理查德·布兰森和伊凡·修纳德,他们算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几位。 这些公司并不像普通公司那样,先做市场调查,然后再研发产品和服务,而是先不在意市场,独立思考人们需要什么,研发出之后再做市场开拓。这就和摇滚乐非常像,世界上没有哪个乐队是做了市场调查之后才写歌的,乐队都是先写自己想写的歌,做好了之后再推广给大家听。 总而言之,它们开始的起点不同,并不是先考虑商业,而是先考虑创造。而且这些企业的影响力远大于摇滚乐,所以在我结束音乐生涯进入商圈之后,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做这种创造型的企业。把品牌和电器两个概念相结合,有形化我的创意,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吧,因此我创建了这家公司。

知日 是因为有了想要传达的信息和想法才开始的吗?

寺尾玄 并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有了想传达的信息或者想法才开始做,而是因为自己有想创造的热情,和摇滚乐一样想表达这种情绪,所以才开始着手做事。

知日 您是怎样把自己的创造热情具化到产品的?比如说BALMUDA刚开始的笔记本电脑散热器。

寺尾玄 要说笔记本电脑散热器,我自己在用电脑的时候注意到两个问题:一是电脑使用时会变得特别热;二是用滚烫的键盘打字特别难受。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所以开发了这款产品。简单来说,就是做了一个自己想要的产品而已。

知日 可否再具体谈一下BALMUDA的产品设计理念?

寺尾玄 我创建这家企业已经14年了,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理念。我们最新的理念是这样的:我们给消费者提供的不是任何“东西”,而是一种“体验”。所以在任何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们主要思考给消费者提供怎样的体验,为了给消费者更好的体验,就需要更好的零件、更好的设计,以及更好的商品等。其实产品设计仅仅是这个过程的一小部分,单纯因为产品设计得好就卖得好的东西是不存在的。比如设计制作烤箱的时候,我们给消费者提供的是烤出来的最棒的面包。所以我们卖的不是烤箱,而是卖给消费者一种每天都可以吃到最棒的面包的生活。反过来想,我们会思考这样的烤箱应该是什么形状的?从什么样的烤箱里才能拿出最棒的面包?这样不断求解,得到的就是我们最后的产品设计。

简而言之,我们先想出提供给消费者的体验是什么,为实现这种体验应该设计出怎样的产品,像这样反向推导出产品设计,就是我们的设计理念。

知日 在之前的采访中寺尾先生曾经说过:“好的东西,需要好的沟通才能卖出去。”那么您是如何与用户“沟通”的呢?

寺尾玄 因为我们出售的是体验,而不是商品,所以我们要让人们知道,想要这样的体验,就需要有我们这样的工具。

“沟通”的词义是指人们为了传达信息而采取的行动,我们作为企业所做的是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沟通。商品并不是“沟通”的媒介,“沟通”的媒介是宣传照片、文案、说明等。商品本身并没有“沟通”能力。我们在其他国家展开销售活动也是一样,提供体验,吸引消费者。

知日 日本之外,BALMUDA还在哪些国家和地区销售产品?

寺尾玄 韩国、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德国。在韩国我们的品牌认知度非常高,我们做了韩国语的产品介绍等。中国现在的销售还处于苦战之中。

知日 在中国销售不好的原因是什么?

寺尾玄 中国消费者和日本消费者对商品的认知有很多不同。中国消费者在购买产品的时候,选择范围(品质、价格等)还不够广泛。另一个原因就是整个社会的安稳性,消费能力富足,人们才会考虑追求更高的生活体验。消费能力不高的人追求的首先是富足,富足之上的享受并不在考虑范畴之内。 比如我们现在设计的烤箱,可以烤出比一般烤箱更好吃的面包,而且也更有趣,这是我们的卖点。但对于没有烤箱的人来说,他们考虑的一定是先拥有一个烤箱,而不是拥有一个更好的烤箱。所以,根据当地消费者的不同情况,采用同样的商品和同样的营销一定是卖不好的。而且烤箱是针对日本市场开发的,在日本的评价很高,但对于不怎么吃面包的中国人来说,可能不是太合适。

总之,商品是否适合当地消费者,是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知日 您今后有怎样的商业战略和企业愿景呢?

寺尾玄 现在我们重要的产品系列之一是和空气有关系的家电,比如风扇、空气净化器、电热器、加湿器等。

另一个正在壮大的产品系列是厨房家电,比如烤箱、电饭煲,我们马上也要推出微波炉等。下一步,我们将推出我们的机器人系列家电。计划今年发表,明年发售。借此,公司可能会迈入下一个全新的阶段。

知日 那么,您对未来的家电领域有怎样的展望?

寺尾玄 我认为家电是人们在家里使用的一种工具。用电的家用工具,我们便称之为家电。在家,人们除了使用家电以外,还会使用很多其他工具,比如桌子、椅子、纸、笔这些生活必需品。200年前并没有家电,但是现在中国也好,日本也好,大家的生活中都充满了各种家电,这是为什么呢?答案非常简单,因为人发明了电力。如果没有电力,家电也就不会存在。所以说,一个决定性的发明,启发了之后的一系列发明,因为有了电,就有了家电,人们的生活变得更便利、更有趣,这就是工具的使命。

工具的意义就是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那么这个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工具如何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工具的变化实际上是由技术的变化决定的。比如现在,因为发电厂能提供非常稳定的电力,而且工程师又发明了非常便利的电机,所以现代人才能制造出电扇、洗衣机、吸尘器等家电。

总之,技术、工具、人这三个要素互相作用,不断推动着历史的前进。所以家电的未来如何,谁也说不准,也说不定未来可能就没有家电这个概念了。总之,我们眼前用到的这些生活工具绝对会越变越好——更加好用,更加漂亮,更加便利。和吃的有关的工具,一定可以做出更加好吃的食品;和省时有关的工具,一定可以节约人们更多的时间。从这几千年的历史来看,人类就是这么一路发展过来的,我深信这种趋势是不会变的。

我们并没有想去制作未来的“家电”,而是想去制作未来的“工具”。家电不过是工具的一个分类,只是碰巧我们所做的工具被划分在了家电这个分类里而已。我们想做的机器人,也和现在的机器人的概念不同,归根结底还是要做人类的使用工具,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配合最新的科技,我们想创造世界上还没有存在过的工具,并且把它提供给大家来使用,这就是我们现在所想的事情和心愿,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智能手机也是工具,电力汽车也是工具,时代不同,大家使用的工具也不同。

比如说,今天世界上卖得最好的工具是什么?是智能手机。但是,10年前并不是这样的。以前,电视是世界上卖得最好的产品。洗衣机也曾经有过销售辉煌的时代。所以说,人们想要的商品是随着科技和时代而变化的。那什么才是“变化”,变化就是现在智能手机卖得好,10年后却可能不是这样的。到时候,一定会出现一个卖得更好的新商品,那这个新商品是什么呢?这个问题是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的。

我们的梦想是成为对这个世界有用的公司。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们需要制作被世界上最多人需要的“东西”。现在在我们所能考虑的范围内,这个“东西”最大的可能性是机器人。

比如现在智能手机无论多么便利,如果你把屏幕朝下放在那里,它几乎就没有什么用了。最多能发出些声音,把人叫过来而已。如果人不过来把它翻过来,它几乎什么都干不了。这个弱点一定会被改变的。所以说现在的智能手机还是“全手动”的东西,日后的智能手机一定是可以走过来和人发生互动的。

知日 所以说现在的智能手机还是一个二维空间的产物,未来的智能手机将会是三维空间的工具。

寺尾玄 是的,正如你说的那样,是不同维度的东西。智能手机不过是电视加电话的产物,只不过是变小了,可携带了而已。

知日 和音乐的混音(remix)的概念很像吧?

寺尾玄 不是像,而是完全一样。就像如果没有甲壳虫乐队、滚石乐队,现在的大多数摇滚乐队是根本不会存在的。如果没有马迪·沃特斯和查克·贝里,也不会有滚石乐队。人们都是将前辈的音乐和当代的东西相结合,或许再加入一些自己的个性,来创造新音乐的。所以说,艺术和科技是一样的。

以前的古典音乐都是钢琴等乐器演奏的,没有人声,当然歌剧除外。为什么没有人声呢?因为没有录音设备。当时大家是怎么把音乐复制给其他地方的人的呢?只有通过乐谱。有了乐谱,离这里100公里远的城市里,钢琴也可以演奏出同样的音乐。但是现在我们周围的音乐都是有人声的,有人声的音乐让人听着更加舒服。对于人类来说,没有什么乐器可以演奏出比声带更美的声音了。所以说流行音乐都有人声演唱。以前的人也一定想听这样的音乐,但是没办法,没有录音设备。所以录音技术存在与否,也决定了不同时代的主流音乐形式。

正如现在没有电子吉他的话,摇滚乐也可能不存在。如果没有木吉他的话,也不会有电子吉他。

如果钢琴没有被发明出来的话,莫扎特和肖邦也可能不存在。当然了,这两位也不能说是不存在,可能他们一辈子所做的事无非就是拿锄头刨刨地而已吧,可能不会成为现在这样驰名世界的音乐家。

所以说,艺术也是被技术所支配的。科学与技术对时代和我们的人生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非常有趣的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动手开发新的技术,实现以前无法做到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件十分令人兴奋的事情。

虽然我们现在在制作家电,但是我们并不是想要制作更好的家电,而是想制作更好的工具。在研发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新的技术,可能会发现消费者和我们自己本身更想要的工具。将这种追求与技术相结合,制作出比现在更好的工具是我们的愿景。

知日 现在已经有人开始模仿您开发出来的商品,同类商品也会有竞争,您是如何做到区别化的呢?

寺尾玄 比如说烤箱,在人们心中有理所当然的价格、理所当然的功能,人们会有一个烤箱的固有印象。我们所做的区别化,就是制造超越这个固有印象的产品。

知日 也就是说给消费者提供前所未有的体验吧?

寺尾玄 是的,超越了这些固有印象,消费者会非常惊讶,因此可以创造出巨大的区别化。把这种惊讶转换成喜悦,消费者就会主动聊起这个话题,这种行为也就变成了一种宣传。

知日 您是怎样看待Made in Japan的呢?

寺尾玄 我们的很多商品和部件是在中国做的,所以说“日本制造”对于我来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正如我之前说的,我们提供的不是商品本身,而是体验。体验的传达虽然依靠商品,但是起源是最初的想法。如何得出正确的想法,如何实现想法,如何把想法传达给消费者,这些是我们的工作。把商品卖给消费者,只是整个过程中的一小部分。

如何实现想法,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从确定想法到让消费者得到体验,之后再让他们主动述说体验,才是最重要的。制作产品只是这个过程中非常小的一部分。现在BALMUDA作为电器厂商很有名,但是我们主要提供的并不是商品,而是想法。我们是一家创造想法的公司,产品在哪里制作并不是重点,质量好的产品才是重点。所以只要是质量好的产品,在中国做和在日本做,并没有什么区别。

知日 您想让BALMUDA成为日本的代表吗?

寺尾玄 作为品牌当然希望成为日本的代表,但是即使到那个时候,我也不认为东西必须要在日本制造。同样的东西,还是便宜的好。重要的是想法是在日本产生的,这个想法可以为全世界的人带来快乐,作为日本人我觉得这是非常棒的事情。

知日 最后能对年轻的创作者们说几句吗?

寺尾玄 希望大家也能思考一下,对于创作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世界上有很多创作者,服装设计师、网页设计师、产品设计师,等等。对于创作者来说,最有成就感的是总结出商业想法的时候。提出想法是创作者的工作,如何实现想法是设计师的工作。创作者是进行创作的人。什么是创作?创作是想象,是从0得出1,是创造前所未有的“价值”。现在很多创作者实际上在做设计的工作,仅仅是制造和修饰,把东西变漂亮而已。希望年轻的创作者们不要仅仅做设计工作,还要做创作工作,创作前所未有的东西和价值。想成为真正的创作者只有两条出路,进入特别鼓励创新的公司,不然就只能创业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