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翻译原文:https://medium.com/@j32804/cryptoeconomics-for-dummies-part-0-7172efa81507

或许把这篇文章称为傻瓜写的傻瓜版加密经济学,会更贴切一些。因为内容上进行了相当多的简化。我之所以决定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经过了几年的学习,按道理现在我应该准备写本科毕业论文。不过我并不是本科生,而且也没有所谓的加密经济学本科专业。

关于加密经济学,大家都是初学者。但其中也不乏初学者中的初学者。

在2015年末,以太坊核心开发者、研究员,同时也是自称大牛的 Vlad Zamfir,给大家做了一个关于加密经济学的演讲,目前为止视频播放量仅600次。想要入门,摆脱新手称号,可以看一下他的视频。Vlad 和 Vitalik Buterin,以及其它研究员共同任职于 Casper PoS 算法。加密经济学能非常有效地帮助理解算法本身。同时,它对于对于那些,想要设计和实现具有一定自治程度的系统 (不依赖于一个实体)的人来说,同样非常有用。

“Practice safe design of protocols and systems without centralised ownership — practice cryptoeconomics” “ 脱离中心化的掌控的协议和系统的安全设计实践——实践加密经济学。”

香草加密经济学 (Vanilla cryptoeconomics )

加密经济学有不同种类的风味。近年来,随着这个名词越来越热,种类也越来越多了,甚至维基百科上也有它的一席之地,它被弱化过,被被定义过,被又重新定义。它在罕见的 dank memes 之中再次伟大。

现在 Vlad Zamfir 将它定义为: “A formal discipline that studies protocols that govern the production, distribution and consumption of goods and services in a decentralized digital economy. Cryptoeconomics is a practical science that focuses on the desig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these protocols.” “它是一门正式学科,研究协议在去中心化数字经济中,掌控商品与服务的生产、分配和消费。加密经济学是一门注重设计和描述这些协议的实用科学。”

在以太坊 Github Wiki 还有一个更简短,并且更深一点的定义(我很喜欢): “the study of economic interaction in an adversarial environment” “关于在对抗环境中的经济互动的研究。”

我将尝试用自己的话,用反向逻辑的思维方式去理解阐释它的运作机制,再深一些。

“One of the things it does is helping to design a system of incentives and counterincentives in a way that when this system is implemented without any central authority to keep it in check it doesn’t all go to shit.” It is called crypto because the underlying protocols you build this system on use cryptography, not because it is cryptic”

“加密经济学帮助设计一个激励和反激励的系统,可以在没有任何中心权威机构监管的情况下运作,并依旧保持正向发展的趋势。它之所以被称为加密,是因为你构建的基础协议是基于密码学的系统,并不是因为它本身就很隐蔽。”

可以使用加密经济学在以太坊上设计一个自治经济,这将十分有效,因为它同时涉及了到社会层面、技术层面和交互。它也非常舒缓,可以让你在处理加密经济学问题时,从社会和技术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层面之外得到放松。

加密经济学很大程度上就是博弈论。它的重点是告诉大家不是所有人都很友善,而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并非善类。上周,Vitalik 在他的加密经济学介绍演讲中提到,至少有15%的网络都是诚实的,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在我的理解中,15%可能算不上好,但是至少我们可以确定,它们并不全都是渣渣。

什么时候不运用加密经济学?

“不要在家里使用加密经济学。区块链也是一样。如果你有家人需要用到加密经济学,搬出去吧。”

我不推荐和朋友一起使用加密经济学去设计通信协议。你可以和伙伴一起,但是这可能对你们的关系是个不小的考验。如果进展不顺,可以换一个伙伴或者就自己待一会儿。通常,加密经济学是用来代替信任机制的,当我们无法衡量信任机制的时候,以及在不友好的环境中,比如每个人都想指挥对方.

理解加密经济学的其它方式,除了博弈论,我发现用行动者网络理论的视角去看加密经济学,会更简单点。行动者网络理论 (actor-network theory) 常常与人类和非人类之间平等对待有关。它认为所有的独立个体在这个网络中都能够,且应该被同等对待。它帮你节约了时间,不用去思考谁是人类,谁不是人类,而是去思考他们如何互相作用。(现在人们通常认为人类比非人类更邪恶,但我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一个有助于理解加密经济学就是控制论,它通常用于研究调节系统,如 诺伯特·维纳所定义的“对动物和机器中的控制与通信的科学研究”,包括结构,限制和可能性。控制轮是主要专注于反馈收集机制,而非去中心化。加密经济学者们则刚好相反,他们同时关注自主经济和管理系统。有意思的是,控制学论者们从60和70年代开始(比如前苏联的 OGAS 和智利的 Cybersyn)就一直尝试实施类似的(有意思的是,Cybersyn 项目的前运营总监 Raul Espejo 几年前在他的演讲中提到,Cybersyn 的主要问题在于它的等级结构——中央计划应用于参与式民主)

Hoodo magic — for every hoodoo there is an antihoodo.

*在没有糟糕的第三方的糟糕环境中的相互作用,*回到定义上来。如果我们把经济互动发生的对抗性环境称为糟糕环境,因为我喜欢通过想象不同的攻击载体来定义和解释事物。这是我在加密经济学中第二喜欢的观点,仅次于邪恶的反乌托邦加密经济学(我将在以后的文章中对此进行论述)。因此,你可以使用加密经济学来弄清楚,如何建立一个由参与者(人类、机器或其他)维护的系统,并使外部环境几乎无法对你的自主系统进行致命攻击。

我认为,大多数的设计情况下,攻击是非常昂贵的(但也不总是如此)。你要确保诚实和有效的参与都能得到回报。所以表现得友好点才更说得通。如果你假设所有的行动者都是理性的,那它就有点作用了。但你应该做得更好。我不确定,所以我问Vitalik Buterin,加密经济学是否假定所有参与者都是理性的,他的答案是否定的。我还没有研究如何处理加密经济学中的非理性行为者,但我将它保留在第一部分。这只是意味着,加密经济学不仅仅是一个类似胡萝卜加大棒(软硬兼施政策)奖励的去中心化系统。这只是一个基本特点。

Stick, carrot, carrot on a stick. Carrot on a carrot on a stick on a carrot on a stick.

让我们坚持香草加密经济学,首先抛弃其中所有的加密语言,假设我们有很多理性的参与者,看看我们可以用胡萝加大棒激励方式建立什么样的去中心化通信协议。你可以只用胡萝和大棒来建造不可思议的机器 The Incredible Machine

“Size of sticks an carrots matters”

有人告诉过我一个故事,是关于如何攻击一个国家的通信基础设施——这个国家的边境开始以高得离谱的价格购买铜,等到这个国家的公民挖出所有的铜电缆,并且把它卖给你。最终,你将收获成堆的不需要的铜,花费了大量资金,但这可能比其他攻击成本更低的。对了,你还需要购买光纤电缆。

(另一个愚蠢的例子是,将民主的多数投票决定的51%攻击视为合法化,但这也是存在于崩溃的加密经济中)

是的,这些例子中不涉及任何加密。但这对这篇文章来说并不重要。上周末,我和我的团队成员讨论了一个加密经济的小问题,在那个背景下,我们拿牛来举例: 奶牛可以产奶,所以理性的行为者不会杀死它,但如果这头奶牛又大看起来又好吃,有些人可能会想吃它。你知道吗,我绝对会吃的,因为我宁愿当下就能立刻吃上牛排,然后再考虑以后吃什么,也不愿喝牛奶直到死。那真的要喝吐了。

如果你改变牛的基因,让它尝起来很糟糕,那么我攻击你的牛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如果你改变牛的基因,让它尝起来像罐装菠菜或冷意面,我碰都不会碰它的。我宁愿喝一辈子的热牛奶。 但你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某些喜欢冷意大利面的人会杀死并吃掉你的奶牛。

或者是某个讨厌牛的人。

或者是某个非常讨厌奶牛的人,他愿意付很多钱给所有爱喝牛奶的人,让他们帮他杀死这头可怜的奶牛。接着是整个市场的奶牛。

为了应对这个问题,你可以确保让某些重度牛奶成瘾的素食者参与到这个系统中来,如果奶牛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会为所有的肉食者建立一个暗杀市场。

这只是激励与反激励问题的一个小例子,我可以一直讲下去(在那个特定的例子中我们确实弄清楚了某些问题)。

当涉及到去中心化的系统和相关协议时,因为你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来照顾奶牛,你只能从他那里买牛奶。如果这家伙毫无信用可言,决定独自吃掉整头牛怎么办。这样的事情一直在发生,所以你只是想建立一个不可阻挡的全球多用户奶牛,没有中央权威,完全没有。

这在去中心化的系统中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在这里试图做的是摆脱第三方,一个可能会确保系统不会崩溃的第三方。在此我引用一些研究信息安全的人的话: “不存在什么值得信任的第三方。” (不记得是谁说的了)

加密经济学不仅仅是激励和反激励,因为大棒和胡萝卜只对理性行为者有效。我们不能假设每个人都是理性的,即使是松鼠也不是理性的。但我认为,激励/反激励和抵御攻击的能力,对这篇文章来说已经足够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