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2. 1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从 60 年代嬉皮士反对的主流文化和大公司,到个人电脑和互联网,某种成功已经是巨大的进度,但感觉世界重新在平衡,当年对 IBM 大公司竖中指🖕️的苹果,也变成了通过系统升级让你的手机变慢的大公司,屠龙者成为恶龙。

    值得思考:

    • 为什么多次反抗后,还是回到了中心化,大公司

    • 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激进市场的想法和区块链技术,根本解决一些问题,避免又一次屠龙者成为恶龙

    再读《数字乌托邦》这本书(译者是对我个人影响非常大引导者 Tony Yet,通过他知道了全球概览,开源软件、PodCast、TED),时间拨到 90年代,从反主流的过来的嬉皮士黑客,大家都沉浸在个人电脑和互联网可以带来新的自由的喜悦,象征着中心化的、大公司的计算机,变成了个人产物,好像是一代人的革命成功。

    赛博空间的独立宣言也是在这时间诞生,赛博空间独立宣言提到使用数字技术,我们可以构建一个全新的人人都可以进入的公平世界,数字技术是推广官僚架构的工具。今天,站在科幻小说经常提到 2020年,回看 90年,我们已经把足够多的东西搬到了互联网上,大数据、AI都在加速我们数字化的进展,但似乎我们并没有达到自由的高度,我们还是需要使用颜文字或者火星文对抗审查。

    《数字乌托邦》作者提到了 1996年,John Barlow 发布了《赛博空间独立宣言》,一个没有物质实体的数字化世界,但没有提到了1993年发表的《密码朋克宣言》,宣言主张用密码学方法,加密我们的一切互联网的行为,发邮件、数字签名和使用加密数字货币,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是激进的想法,而且像 Facebook 聊天软件也会告诉你,我们是端到端加密的,但他们并没有告诉你,象征着你的数据、你的个人资产所有权的私钥并不在你的手里,你的信息不会被第三方监听,但你的数据,是属于平台所有,并不是你的资产。

    2008 年,密码朋克迎来了关键性的人物,神秘的中本聪,比特币解决了密码朋克社区一直在探索的加密数字货币,PoW 的方式解决了中心化数字货币双话的问题,区块链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和接受,当然整个密码朋克经历了污名化的时代,黑客、暗网,甚至是比特币,对于普通大众来说,都是跟黑色产业,不正当的市场挂在一起。

    这一切的铺垫,我们迎来了新的基础设施以太坊(发行加密数字资产和运行去中心化的 DApp)平台和突破的思想《激进市场》,激进市场提到了关于数据市场的想法,大家不需要担心未来 AI 代替大家的工作,AI 想要更聪明,就需要更多数据,我们如果可以联合起来,比如用加密的方式,就可以跟大公司谈判,我们就可以把自己的数据,变成资产,不用担心 AI 抢走了大家的工作,而我们没有任何好处,以太坊是我现在可以看到的雏形,让个人的数字资产和数据,真正的回归到个人的手里。

    很多人可能还是觉得,区块链或者比特币炒作的成分大于实际的用途,但我担心的是,本身好的东西,被担心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污名化。现在使用以太坊,可以参与去中心化理财,美国有合规的银行可以解决跨境汇款的问题,可能只需要 15秒,就可以完成。这些场景,原先都是被银行垄断的场景,难以想象每个人都可以运行一家银行,但以太坊提供了一种 Bankless 的新的工具,开发者可以利用智能合约开始一家银行服务(Compound)。

    互联网让个人开设一家媒体的成本变得极低,而不是在全国架设信号接收塔,这也许就是我们提到了 Web2.0, 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媒体,互联网加速了信息的传播效率。但出现了数据被少数几个大公司控制的问题,他们提供免费的服务,但代价是拿走的数据,训练 AI,让大家失业。

    在互联网 + 区块链,我们可能到达的 Web3.0 ,或许可以解决我们的问题,用加密的方式,保护个人的资产和数据,但免费的逻辑可能是不通的,我们应该付费,有人去中心化的托管你的数据,你应该付费。有人提供数据给你训练 AI,应该付费。这样个人,都有动力提供算力,我们可以进入一个去中心化的方式。

    最近一直在区块链社群里观察各种创新,我也在这个社区看到了新的可能性,我想顺着《激进市场》提供的一种思路,去探索区块链的场景,在历史上提到了的激进想法,当时的基础设施,可能不能落地,但当我们有了区块链,可能让很多事情,是可行的。